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评论微博不难缠官员当正视

发布时间:2020-02-11 06:40:46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在一些人眼里,微博不太好惹。湖南株洲前几天就发布了《株洲市党员干部网络行为规范》,对官员设置了“上网底限”,要求党员干部未经单位授权,不得擅自公布单位的工作内容和信息,违规者可能面临党纪政纪处分,其上司也可能被问责。

也许有人说,发布工作信息不是有政府官方微博吗?但事实上,很多政务微博没有好好履职。今年全国“两会”前,浙江的全国人大代表傅企平发现,目前粉丝数超过百万的政务微博仅有24个,只占到政务微博总量的0.13%,且“死博”、“沉博”的现象十分普遍。

任何新媒体都是基于前一种媒体的弱项而产生的,尽管不是相互替代,如广播之于报纸,电视之于广播。那么,对微博这个新玩意,是厌恶拒绝,还是坦然接受?

这让我想起了电视刚进入美国家庭的情形。上世纪50年代,电视开始全面进入美国家庭。当时,电视更多还是充斥踢踏舞的“娱乐媒介”,真正染指政治,始于1952年民主共和两党的总统提名代表大会。

对电视这个新发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利诺伊州州长史蒂文森很拒绝,他不但不看电视,而且根本就瞧不起电视,即使在每四个美国人就已拥有一台电视机的时候,这位州长还是将它拒之门外。更可笑的是,即使在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尼克松发表电视演讲的重要时刻,他依然不屑一顾。以至于他手下一名叫米诺的年轻人不断地向州长陈述:你看不看电视也许不重要,但千千万万美国人在看。

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因为电视的塑造,最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艾森豪威尔将军在竞争中获胜。尽管之前他对电视也是满腹狐疑,如同早年对广播的厌恶一样。

从政治参与的角度考量,电视的发明确实表现出了这样的特征,即电视“既是仪式的,也是议会的”。如今,微博的兴盛也正在影响人们参与政治生活的方式。英国传播学者安德鲁·查德威克在《互联网政治学》一书中说:“普通公民和政治上被边缘化的人们,再也不用完全依赖传统上占主导地位的广播媒介来构建身份或者表达政治不满。”

当大多数民众已慢慢习惯微博发声的时候,官员如果不能第一时间回应,等于放弃了彼此沟通的最佳管道和时机,也等于错过了可能达成共识的绝好机会。久而久之,官员对民众的感知就会慢慢迟钝,或有一天,他不知道民众在说什么,在想什么,甚至忘记了该怎么和民众说话。而民众和官员一旦各唱各的调,官民之间的舆论场还如何“共振”呢?

英国思想家罗素说:“在很多情况下,不必要的胆怯使得问题更为严重。有的人显然对舆论很害怕,有的人则对此漠然置之。对前者来说,舆论总是显得更为恐怖专横。”所以,不要再把微博看成难缠的“鬼附体”了,你看到的是,今天我们已有数亿手机用户,只要他们中的一半已习惯在手机上轻轻地点来点去,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中山工商税务年审

中山工商税务年审

注册公司需要多少钱

广州注册公司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