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银行系投行突进平安投行去年收入增长达371图

发布时间:2020-03-26 17:17:53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银行系投行突进

银行系投行突进

剧变来得如此之快。

在银行业规模增速回落的大背景之下,投行业务成为很多银行发力点。2013年,多家上市银行的投行业务扩张迅猛,平安银行该业务的同比增幅甚至高达371%。

不过,短期的高速增长仅代表了良好的开端,与成熟的投行业务相比,银行系投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去年,我们三大央企客户没有一分钱的贷款需求,他们全部通过发债来解决融资需求。”浦发银行投行部总经理杨斌对上证报记者说。

这一变化,既让银行业感到惊喜,同时亦感压力。逐鹿投行业务已逐步成为银行应对全新市场环境,实现转型的突破口。

数据显示,2013年尽管各家上市银行投行业务统计口径并不一致,但在债券承销、财务顾问、资产管理、结构融资等四大核心业务方面,均出现了大跃进式增长。其中平安银行投行收入同比增长达371%。

业务狂飙突进

投行业务成为很多银行发力点,且增速惊人。据不完全统计,2013年,至少有5家上市银行投行业务收入同比增幅超过50%

去年,在银行业规模增速回落的大背景之下,投行业务成为很多银行发力点,且增速惊人。

中国银行去年实现核心投行收入94.83 亿元,比上年增长103%;中信银行去年实现投资银行收入40.48亿元,比上年增长53.28%;招行实现投行业务收入21亿元,同比增长57.78%;浦发银行实现投行业务收入32.68亿元,同比增长81.25%;平安银行则实现投行中间业务收入16.34亿元,同比增长达371%。

值得注意的,浦发银行还称,投行业务方面,营业收入达333.44亿元,占全行营业收入33%。该业务板块收入占总营收近三分之一。

就此,该行有关人士解释称,除了中间业务收入之外,实际上,由投行业务部门牵头发起的银团贷款、中长期贷款,并购贷款、中长期的融资性保函等信贷方面的收入亦被纳入到该业务板块收益之中。

此外,其他银行也在投行领域大步前行。交行去年年报显示,该行实现投行业务收入77亿元,占全部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26.19%。光大银行则在年报中称,公司积极为客户提供债务融资服务,主要产品为短期融资券、中期票据、超短期融资券、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和中小企业集合票据等。报告期末,累计主承销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 1875.10亿元,在同类型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排名第三。工商银行去年投行收入294.86 亿元,增长 12.9%,其中着力发展的银团安排、并购重组、股权融资、结构化融资等业务收入增长较快。

转型的驱动力

企业金融服务需求越来越多元化,商业银行如果只是存贷款,客户就会离你越来越远,银行能够提供的服务范围就会越来越窄

2013年,在宣布要发力投行业务之后,多家商业银行针对投行业务的组织架构进行了大力调整。

去年5月,在新的一轮总行组织架构调整中,浦发银行将两个原为二级部门的股权与基金业务部和投行部进行整合合并,组建新的一级部门投资银行业务部。

随即,该行投资银行部进行了大幅招兵买马。“去年年初的时候,合并前的两个部门人员才30来个人,但到去年底我们有70多个人。”杨斌称,为改善团队能力结构,他们有意识地招揽了涉及证券、保险、基金、评级、会计事务所、律师、审计、私募基金投资、税务筹划等各类人才。

去年年初,平安银行宣布实施“四轮驱动”战略。根据规划,该行试图通过打造投行业务线,和公司业务、零售业务、资金业务一起构成平安银行快速发展的“四轮驱动”。

为何商业银行要对投行业务下重注?在平安银行投资银行事业部总裁孙宇看来,越来越严格的资本约束是商业银行发展低资本消耗的投资银行业务重要原因之一。

“巴塞尔协议从第一版到第三版对银行的资本要求越来越苛刻。如果银行只通过存贷款传统业务来做规模,那么贷款扩张越多就相当于消耗的资本越来越多。要保持业务和规模的膨胀和增长,就必须去增资。”孙宇说,那么接下来银行的净资产回报率就一定会受到制约。

在这种情况下,银行自身也就有动力去发展包括债务融资工具、资管计划等直接融资工具,去把本来可以通过贷款的项目,通过资本市场销售出去,从中获得收益。

孙宇表示,企业客户的融资需求越来越复杂更是催生银行大力拓展投行业务的重要外部原因。过去企业跟商业银行来往主要是传统的存贷款业务, 随着企业金融服务需求的越来越多元化,包括股本融资、发债、兼并收购、投资理财的要求越来越多。孙宇说,“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商业银行如果只是存贷款,客户就会离你越来越远,你能够提供的服务的范围就会越来越窄。”

在金融业的分业经营环境下,可链接证券、基金、保险的商业银行投行部门就显得格外重要了。孙宇说,很多融资手段靠存贷款业务是没办法实现的,那么,在识别基础风险的前提下,银行的投行部门会跟证券公司、基金、保险公司合作来满足客户的融资需求。

杨斌也表示,几年以前,在投行业务中,企业从哪家银行取得贷款,就把发债方案交给哪家银行。

“但从去年开始,情况发生了明显变化。”杨斌说,从内部掌握的情况看,去年客户中至少有3家央企已经没有一分钱贷款,全部选择在资本市场发债,发债成本远低于贷款成本。很多企业会跟随央企的做法,跟从市场变化。也由此,哪家银行提供的方案更好、更符合现金流的匹配,企业就选择哪家银行,而发债创新也来得更快。

利在中间业务收入之外

商业银行投行业务的收益来自于两块:一是帮助企业融资之时,成为企业的财务顾问;二是,要求企业在银行进行资金的流转、结算,产生派生存款收益

不同的商业银行在核算投行业务收益方面有着不同的统计口径。

业内人士称,商业银行投行业务的收益实际上来自于两块。首先是,在帮助企业融资之时,一般都会成为企业的财务顾问,“比如设计全套的融资方案,包括发债、兼并等方案,在这过程中,行业一般都收取交易规模的千分之三左右的佣金作为直接的收入。”

其次,商业银行投行在帮助企业融资之时,一般都会要求企业在银行进行资金的流转、结算,包括开户、托管、监控、使用等。这就产生了派生存款的收益。“还假如涉及进出口业务,可能在贸易金融、出口结算等方面,带来更多的派生收入。”

对于平安银行来说,投行业务的快速发展给该行存款业务的增长已经带来实质性的帮助。“我们今年一季度存款形势不错,远超行业平均水平,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得益于我们投行业务的高速发展。”孙宇对记者表示。

该行今年一季度报告显示,平安银行投行业务资产管理规模已达到1534亿元,融资规模376亿元;实现中间业务收入4.57亿元,实现派生收益2.7亿元,实现托管费收入2.07亿元。存款方面,该行存款增长近1700亿元,平均每天增长近20亿元,一季度新增存款已达去年全年增量的85%左右。

投行的初级阶段

虽然目前中国商业银行的投行业务发展迅速,但仍然处于新兴的阶段,一些银行也初步形成了具备自身特色的投行业务

本月初,由浦发银行承销的国内首个碳收益挂钩的中广核10亿元中票成功发行。

这个从立项到正式发行历时近两年的项目,被杨斌和他的团队们寄予厚望。杨斌说,这笔业务并不赚钱,但投资银行部在该项目上的创新经验,将提升其投行业务的品牌价值,“我们可以跟我们的客户说,这种项目我是最了解的,而且第一单也是我做的,我们具有更低的成本和更高的效率,这样我会比那些复制我们项目的人更有竞争力。”他表示。

在杨斌看来,商业银行发展投行业务一定要有很强的方案设计能力和落地能力,“有些投行做方案的时候,商业模式没问题,但可能法律上会有问题,又或者年底审计的时候出现瑕疵。这些能力的积累是商业银行未来投行业务的重要经历。”

虽然目前中国商业银行的投行业务发展迅速,但仍然处于新兴的阶段,一些银行也初步形成了具备自身特色的投行业务。

有的银行以传统银行业务为基础来开展的投行业务,比如重点发展银团贷款业务,这类的银行以国开行为典型代表。该类业务对于资本金较小的股份制银行来说,则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做债务融资的过程中,不同银行的投行特色开始有所不同。比如有些银行专门做评级为3A级、大型央企客户较多,这些做大型债务融资的银行投行主力军有国开行、四大行等。

而有的银行则将精力专注于私募债,交通、中信、招商等。而浦发、光大等银行在结构化票据等方面富有特色。

在杨斌看来,商业银行发展投资银行的业务核心竞争力在于具有非常稳定的核心客户基础,对客户的了解、关系和服务要远高于券商系的投行业务。其次是,具有严格的风险管理体系,人力资源相对稳定,员工对银行的忠诚度也要高于券商投行,“这些特点使得银行系投行更加稳健和长远地拓展业务。”

孙宇则认为,商业银行投资银行与券商、信托的投行业务相比,会更加审慎,“这就会导致我们的业务会产生声誉的溢价,牌照优势更加显现。老百姓跟商业银行做业务会更加放心,因为银行追求更加长期稳定的发展。”

顶层设计缺失

让银行投行人士困扰的是,迄今没有针对银行投行业务的监管文件。而跨市场的监管协调难题,在很多情况下使得银行系投行做着“无名英雄”

近期同业整顿也给银行投行业务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投行这边做的都是标准化的发债业务,对非标的处理,将增加市场对于标准化资产的需求。”杨斌如此认为。

不过,让银行投行人士困扰的是,迄今没有针对银行投行业务的监管文件。而跨市场的监管协调难题,在很多情况下使得银行系投行做着“无名英雄”。“我们会实际上做着上市公司再融资的财务顾问的活,但在信息披露材料中却没有银行投行部的名字。” 一位银行业投行人士如此表示。

他表示:“当前,针对银行投行业务发展的顶层设计并没确定下来。这背后的实质是两个市场的监管协调难题与金融业分业经营模式的现实。”顶层设计的缺失将使得银行投行业务的进一步发展面临障碍。

当前分业经营的监管模式,使得银行系投行业务无法进入到股票融资的领域,“在海外的投行中,股票发行与承销是他们很大的一块业务。”同时,银行系的投行也无法直接做企业债等业务。

当然,这样的监管模式,实际上使得券商系投行也无法做短融、中票等业务,“目前只有中金、中信两个大的券商系投行可以做这类业务,但需要银行来做主承销。”该人士称。

分业经营环境不但导致了两个市场的分割,也就使得银行系的投行与券商系的投行业务在表面上来看出现直接的竞争关系。

一家券商投行人士对记者称,在其业务的拓展过程中,“基本上很少会有与银行系投行进行正面竞争、合作的机会,这主要跟分业经营模式有关。但未来在涉及一些金融创新、资产证券化产品发展方面,银行系的投行与券商系的投行肯定会有交集。”

“其实,面对上市公司的融资与再融资业务,银行系投行往往会做一些有实无名的事情。”上述某银行投行人士表示,比如上市公司并购融资过程中的财务顾问服务。对于上市公司的财务顾问服务,证监会对此有着较为严格的资格认定,并且只能是券商系的投行才可以从事相关业务。

面对巨大的市场,“银行会去做项目的对接、咨询、融资的安排。券商无法提供结算服务、融资安排,它只能提供股票融资安排。说白了,很多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中具体的活是我们在干,最后却挂某个券商系投行的名字。”上述银行投行人士称。

潜行的风险

商业银行发展投资银行业务,最大的风险来自于资金的混同: 当投行业务的风险通过资金混合传递以及风险的杠杆作用,影响到存款等业务的安全性时,势必影响银行本身的信誉,引发整个信用系统的风险

尽管商业银行投行业务多在表外,为低资本消耗的业务,但并不意味着该类业务对于商业银行来说,毫无风险。

“主要有两类风险。首先最大的是声誉和品牌风险。假如你发行的债券导致投资者出现损失,这就会使得市场对银行的认可度大打折扣。声誉风险至关重要。”孙宇说。

另一个风险则是自营部分参与的投资损失。“银行自营部分实际上会投资部分投行开发出来的产品。有的时候,自己会很看好这些资产,但也不能保证不会出事。”孙宇坦言。杨斌则认为,投行业务的风险不但来自于声誉风险、市场风险,还有操作风险。

孙宇强调,银行投行业务必须回到“审慎”二字。做项目之时必须经过非常严格的调查。必须对企业的家底了解的非常清楚,并对资金去向能准确了解,在借款生命周期中及时跟踪企业的经营情况。

上述券商系投行人士也对此表示认可。他表示:“券商系投行在很多情况下扮演的是一种通道类的角色,在业务中承担承销的职能。”而银行系的投行在拓展业务过程中,会往往直接带来资金,其中不乏为自营资金,或者合作伙伴的资金。因而,银行系投行业务对风险的考量必然会与券商系投行有所不同。

而业内专家认为,商业银行发展投资银行业务,最大的风险来自于资金的混同: 当投行业务的风险通过资金混合传递以及风险的杠杆作用,影响到存款等业务的安全性时,势必影响银行本身的信誉,引发整个信用系统的风险。

由此,他们建议,投资银行业务的风险管理,首当其冲就是要将投资银行业务与其他商业银行业务的风险隔离,将风险隔离机制运用到组织模式的设计中。

盆腔积液怎么办分清类型再决定

南宁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看看医生怎么说

北京华佑精神医院精神分裂症的康复需要多久

宫颈糜烂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