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炎炎夏日谁与我共

发布时间:2020-07-13 14:03:53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核心提示:1   华灯初上,夜幕低垂!   不知谁家的痴情人儿,一遍遍的听着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歌声那么随意的拂过耳畔,却轻而易举的点开了我那早已落满尘埃的记忆。   曾想往事如烟,一吹即散。时间终会治愈那...  1

华灯初上,夜幕低垂!

不知谁家的痴情人儿,一遍遍的听着邓丽君的《我只在乎你》。歌声那么随意的拂过耳畔,却轻而易举的点开了我那早已落满尘埃的记忆。

曾想往事如烟,一吹即散。时间终会治愈那滴血的伤口!怎难料深入骨髓的痛楚一碰即痛,痛彻心扉!

2

有风径自吹来,残忍的将记忆狂卷而至。你,就这么突兀的立在了我的眼前。

遥想相识的瞬间是多么的美妙。你不言,我未语,任眼波将心事泄露。那一曲《我只在乎你》适时的在咖啡屋里穿梭。你说,你会在乎我。永远!

我不施粉黛,清丽脱俗;你浑然天成,阳刚帅气。朋友们都戏谑的说,我们结合此乃“绝配”。你笑着轻柔地将我揽入怀中。你说,我是你的宝。永远!

每次,我因“芝麻绿豆”的丁点小事与你争吵时,你总是默不作声,任我唠叨。你说,你会让着我。永远!

……

悠悠往事浮上心头,那曾经永远、永远的誓言再次掠过耳畔。只是你,又在哪里?

3

曾想,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怎奈,情感终究被距离击垮!

2003年,“非典”肆意横行的末稍。我因身体不适,被你送回老家静养。挥手告别的时刻,你依依不舍地轻吻我的额头,细碎的吻中散尽了温柔。只是,我始终也不明白,为何?这一别竟成了永远!

在那个炎炎夏日,我的泪水淌成了一条河!三伏天里,心却结成了冰!我不知誓言为何如此的脆弱?不明白那曾经灼灼的爱恋,怎会夭折在这个枝繁叶茂的季节里?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怎忍心看我独自站立在这风口浪尖?

那被我泪水打湿的稿纸上印着的“我会爱着你,一辈子!”,依然清晰可见,只是那许诺的人儿,又在哪里?

4

渐渐地迷上了香烟!

喜欢在寂静的午夜里,用火柴将香烟点燃,随后蜷缩在房间的一角,在缭绕的烟雾中舔舐伤口。片刻,烟灰缸里的烟蒂便堆砌成山!

我就像一块被风化了的石头,表面光滑依然,但里层却早已千疮百孔!

一丝风儿轻柔的拂过面颊,在我耳边低吟,振作!振作!狠狠地将烟熄灭,我还了风儿一个笑靥……

5

一年的雪花落了。

一年的杏花开了。

一树的叶子泛黄,落了,又生出了新绿。

那飞走的雁子啊!又一字成行的返了回来。

只是你走了,却再也没有回来!你,是找不见归途了吗?

这炎炎的夏日啊!谁与我共?

舟山订做工服

滨州定制工服

百色定做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