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产能利用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江山水泥突围进行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4 06:42:36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产能利用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江山水泥突围进行时

江山,曾被誉为“中国水泥之乡”,当前水泥产量占到全省1/10。在水泥行业整体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江山水泥的现状如何?江山水泥企业如何突破?近日,记者走进当地水泥企业,试图还原产能过剩大背景下,江山水泥的真实面貌。

夏天的一个午后,天空时雨时晴,一会儿乌云密布,一会儿金光耀眼。江山虎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忠辉抬头望向窗外,窗户正对着公司的水泥厂。“水泥行业的形势,就似这多变的天,疯狂过后陷入低迷,可下一轮机遇或许正在此次危机中酝酿。”

江山,曾被誉为“中国水泥之乡”,当前水泥产量占到全省1/10。在水泥行业整体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江山水泥的现状如何?江山水泥企业如何突破?近日,记者走进当地水泥企业,试图还原产能过剩大背景下,江山水泥的真实面貌。

寒意来袭

下午5时,离下班时间尚有一个小时,徐中孝和工友们却已早早收工,坐在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他们是江山虎集团有限公司何家山水泥厂区的搬运工,负责为运水泥的货车装货。

“今天货车来得少,到这个点就剩那边一辆车。”徐中孝手指身后一辆正在装水泥的黄色大货车说。在他们身后,停着不下20辆大货车,但均不见司机踪影。“这会没人要水泥,他们当然不装货啦。今年活儿一般,最近稍微多了点,但也不像前年,多的时候货车都排到厂区三四百米外的加油站那儿,我和工友们两班倒,一天24小时能装五六千吨水泥呢。”他眯缝着双眼忆往昔。

跟徐中孝一样,正等着水泥装车的黄色大货车司机周文,也隐约感受到了“寒意”。“我常年给龙泉市一个水泥经销商运送水泥。今年6月底龙庆高速通车后,水泥销量明显少了。之前我每天都要跑一趟江山,有一次等了两天才轮到装车,现在隔几天来一趟,装车基本不用等。”

“8月到年底,是行业内的传统旺季,加上七八月为避让用电高峰,工厂前后停产了17天,如今需求量在恢复,生产也要跟上。”徐忠辉告诉记者。该公司水泥年产能达500万吨,在省内水泥企业中排行老四。

走进位于贺村镇的江山市协力水泥有限公司内,一派忙碌场景。这是一家年产水泥65万吨的粉磨企业。对于当前的忙碌,董事长姜正松的解释难掩一丝悲观。“自去年3月份到现在,连续18个月,公司产能都只发挥到60%。可这80多号人,都是跟了我二十几年的兄弟,年龄最大的都70多岁了,不生产怎么办?”

早在1958年,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就在江山成立了一家国营水泥厂,引进了两条当时最先进的罗马尼亚湿法回转窑,从此开启江山水泥时代。一度,仅此一地19家水泥企业比肩,江山还因此头戴“中国水泥之乡”桂冠。

经过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乡镇水泥企业的繁荣以及九十年代乡镇水泥企业的兼并重组,到2000年后,我省在全国率先开始落后产能淘汰、水泥企业转型升级,到2007年实现落后产能淘汰后的新一轮快速增长。如今,江山仅剩下3家水泥企业,经南方水泥收编的江山水泥、红火水泥,以及江山虎、协力,行业集中度较高。

“今年上半年442.4万吨,同比增长19.4%。上半年的增长较快,主要是去年上半年基数较低。”江山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副局长毛光始说。

产销错位

通常而言,一个行业合理的产能利用率大概在80%到85%之间,超过85%意味着这个行业需求旺盛,但如果产能利用率低于75%,则可视为严重产能过剩。

当前,全国水泥产能利用率73%,我省水泥产能利用率70%不到,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自2009年以来,江山水泥产能一直维持在1400万吨。2011年是水泥行业效益最好的年份,江山市水泥年产量达到高峰,共计1005万吨,产能利用率为71.8%;2012年进入行业下行周期,全年产量921万吨,产能利用率只有65.8%。

在江山水泥界行业,产能过剩与行业发展始终如影随形。徐忠辉回忆,2004年刚回到江山虎,2005年省内就出现了产能过剩问题。当年水泥企业亏损面高达90%,全行业实现利润仅1亿元,平均每吨水泥利润只有1元,是水泥企业经济效益最差的年份。2006年,浙江水泥产能过剩高达50%。因产能过剩,水泥企业间相互压价、恶性竞争,还一度被称为“浙江水泥现象”。

“如今快过去10年了,产能过剩问题依然存在,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为什么?”徐忠辉认为,投资驱动型的经济结构不变,水泥行业的产能过剩很难根除。“水泥行业作为短期内难以被替代的基础性材料,跟国家宏观政策紧密相连,基本每5至8年,水泥行业会迎来一次春天,如2003年、2011年。”2008年四万亿元投资对基础建设拉动很大,让一度深陷产能过剩困局的水泥企业,逐渐摆脱困境,且浑身充满扩大产能的冲动。行业迎来新一轮的黄金期,这个黄金期的顶点出现在2011年。

水泥生产工艺装备提升,也促成产能猛增。以江山虎为例,2001年技改后,新上一条日产1000吨熟料的生产线,2003年技改上日产2000吨熟料的生产线,2009年技改上日产4500吨熟料生产线,与之对应,公司年产能分别达95万吨、205万吨、440万吨。数年间,产能几度翻倍。

2001年至2006年间,伴随着席卷全省的技改风,江山水泥企业乃至全省水泥企业,纷纷投巨资新增产能更大的生产线。“虽然自2009年以来,江山没有新上一条水泥生产线,但早些年的投入,足以让水泥产能处于高位。”姜正松说。

与此相对应,我省水泥消费量并未同步增长。“根据我10年来对全省水泥产业的跟踪观察,我省水泥消费量不超过9000万吨。且全省基础建设经过10多年的快速发展,高速公路遍布全省,农村普遍实现水泥路面硬化等,水泥需求量还将进一步萎缩。”姜正松进一步分析。

“产能过剩不等于产量过剩,全行业的过剩也不意味着单个企业过剩。”徐忠辉说。他以江山为例,近几年全市水泥产量基本稳定在千万吨上下,且基本能销售出去。以江山虎为例,公司产能500万吨,2011年产量450万吨,2012年400万吨,今年上半年已有近230万吨,全年预计可达430万吨至440万吨。即使最差的2012年,产能利用率也在80%以上。

他说,江山虎逆势挺立,一方面在于市场拓展比较成功,江山虎品牌在市场上认可度较高,另一方面企业内部成本控制到位。“这是今后水泥企业立足市场的两大法宝。靠相互压价,低端竞争,最终将被市场扫地出门。”

转产在即

走访中,转型是江山水泥企业提到频率最高的词汇。

姜正松是江山的“老水泥”,从1979年领衔创办江山大桥水泥厂,到1986年再出手创办江山市第19家水泥厂协力,如今已有34载。但从去年开始,他投入1600万元,用于新上项目氢氧化钙。“跟水泥相比,氢氧化钙的用途更加广泛,造纸、食品、化妆品、医药等都用得着。原先的水泥生产设备稍加改进仍可使用,而且环保成本比水泥低。”说起新项目,姜正松一脸悦色。

但上述种种,并非这家老水泥厂下决心转型的真正原因。“相较于现在的水泥企业,我们的规模太小。虽然今年的水泥生产许可证已审查通过,但是再过5年,到下一次资格审查时,我们这种规模的水泥企业是否还能获得生产许可,我不很乐观。所以,不转型就等死。”姜正松的无奈可想而知。

按照他的规划,氢氧化钙项目2015年的年产量12万吨,产值可达7000万元左右,能替代水泥成为公司主业。“至于水泥,能生产还会尽量生产。到2018年,新一轮生产许可证即使不被批准,我们也已转型完毕了。”

“水泥行业仍将长期存在,但高速增长的时期已过。”自接管企业以来,徐忠辉一直走在转型的路上——2009年步入物流产业,已在江山本地打造出了一个集聚效益不错的物流基地,运营状况良好;在开化开办一家灯管企业;还建了几个水泥搅拌站。

“水泥依然是集团主业,产值占整个集团80%。但这只是暂时的,目前,公司有一个专门团队,专职寻找新的可成为集团新的支柱产业的项目。”徐忠辉说。

“江山水泥产业的优势正在减弱,面临原材料、市场两头在外的窘境。”毛光始解释,一方面石灰石资源枯竭,需要大量从常山等地运进石灰石;另一方面本地水泥销量有限,主要销往衢州、丽水、温州、宁波、福建、江西等销售半径在400公里范围内的地方。

“当石灰石需要从外部运进的时候,我们的水泥产品就没有价格优势了。因此,像江山虎早就在常山投资了生产线。随着企业向外走、转型,从长远来看,江山本地水泥产量会逐渐缩小至一个合理区间。”毛光始说。

厦门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液压耐磨抽沙泵批发

其他液压元件

汇聚检测防雷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