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浮躁的岂止富二代

发布时间:2021-01-21 15:02:42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浮躁的岂止“富二代”

上周,30多名来自宁波各地的企业家在宁波市工商联的召集下齐聚一堂,参加为期5天的“民营企业传承与发展专题研修班”。他们来自各个行业,但共同的特点就是父辈都是宁波第一代企业家,而他们即是人们口中的“富二代”。他们参加此次培训的目的正是努力让自己从“富二代”变成“创二代”。  “富二代”培训班早已不是新鲜事儿。事实上,近年来不仅“富二代”群体被定格为不务正业、炫富的浮躁形象,而且整个民营企业都呈现出一种浮躁的赚快钱冲动。  近日,在第三届中国民营经济创新论坛上,西南财经大学副校长丁任重在分析民营经济现状时,以温州民营经济为例,指出非常忧心的一个问题正是实业空心化。在丁任重看来,温州的民营经济不是在政府的扶持下,而是在政策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草根经济。草根经济的优点是有韧性,缺点则在于缺乏做“百年老店”的意识,赚来的钱往往不是投资于企业做大做强,而是投资于房地产、外汇等见效快的领域,渴望赚快钱。  丁任重说:“温州人崇拜正泰集团(当地最大的民营企业)的董事长南存辉,但谁都不愿意做南存辉。”因为实业来钱太慢,还常常遭遇政策瓶颈。  此前,温州烟具行业协会会长黄发静指出,曾占据全国产量90%以上的温州金属打火机,鼎盛时有500多家企业,如今只剩下100家左右。而在这100家中,只有30余家的企业老板在专心经营,“一些企业,已经把重心转移到其他行业,比如房地产、矿产以及第三产业”。  在去年发布的“2010温州市百强企业”中,除2家房地产公司和6家建筑公司外,其他40多家制造业企业无一不涉足房地产开发,其中甚至包括康奈、奥康、报喜鸟等知名制造业企业。  为何投资之风如此盛行?笔者调查发现,温州的投资渠道之多,获利之大,是很多一线城市都无法企及的――可能是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  一位温州大学的老师告诉笔者,她周围的同事都不太在意工资的涨跌,因为他们根本就不靠工资生活。很多老师都投资房地产、外汇、出租车等,最不济的就搞民间借贷。民间借贷没有底线,一两万元也可以获得一年10%的收益――这一收益在当地人看来都是“较低的、最保险稳妥”的买卖。相比之下,其他很多城市的居民投资无门:定存跑不过CPI,股市跌多涨少,基金沉沉浮浮,理财产品看得人云里雾里。即便是收益较高的私募基金,进入门槛动辄百万千万,不是一般民众可以消受得起的。而最新一期排行,收益最高的私募基金,其收益率也不过刚过9%。  长期浸润在这样一种氛围中,手握大量资金的民营企业家们恐怕很难不动心。因此,当整个民营经济都开始浮躁时,不仅要培训“富二代”,强调企业的技术创新和结构转型,更多的应该从外部突围,为民营企业创造一个有利于其生长的外部环境。  比如老生常谈的融资难问题。民营企业中大量是中小企业。据悉,银行信贷基本覆盖大型企业和80%的中型企业,而规模以下的小企业80%无缘银行信贷,大量中小企业只能通过民间借贷解决燃眉之急,借款利率已高达50%~100%,融资成本居高不下。尽管国家三令五申鼓励商业银行多为中小企业提供服务,但收效甚微。一方是实力强大、风险可控、收益有保障的大企业,一方是随波逐流、风险难估、收益更偏重运气的小企业,银行更愿意给谁贷款,几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因此,前些年还有学者提出,政府可将每年投入节能减排的资金充入银行坏账准备金,替银行分散风险,从而鼓励银行大胆放贷给那些节能减排的技术型中小企业。这一建议针对的是高科技节能中小企业,但其思路或可推广至所有中小企业。  又比如反复争论的国进民退问题。尽管有人从民营企业占GDP比重的数据说明并不存在“国进民退”问题,但丁任重认为,从行业进入标准、从民营企业现实中遇到的种种困难看,这一问题却又是实实在在存在的。此外,成本上升、税费偏重等一系列难题也困扰着民营企业。  当以上种种之难对比民间投资获利之易,普通民众尚且知道该怎么选择,何况对逐利如此敏感的企业家呢?所以,在温州这样的三线城市,新开楼盘每平方米居然卖到3~6万元,所以在各地的炒房、炒蒜、炒出租车等事件背后,都有温州人的身影。是温州人天生热爱资本炒作吗?未必。或许我们该反思自己究竟为民营企业创造了一个怎样的外部环境。  浮躁的不止是“富二代”,而是整个民营经济。当整个民营经济都开始浮躁时,不妨问问:是不是整个社会也浮躁了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