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纫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缝纫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钢贸大鳄金型重工陷困局欠债太多资金断链宜宾

发布时间:2020-10-19 05:41:30 阅读: 来源:缝纫机厂家

自2012年以来,上海、杭州等地陆续爆发钢贸危机,本月,上海最大的钢铁贸易商肖家守也因欠银行巨款被告上法庭。而日前华南“钢贸大鳄”金型重工突陷困局,让人感到钢贸危机似乎正在从华东地区蔓延向华南。

佛山顺德乐从镇,凭着珠三角家电和汽车制造基地优势而迅速崛起,拥有绵延10余公里的家具长廊,同时拥有国内规模最大的钢贸市场,是名副其实的商贸之都。

在钢贸纠纷蔓延而来的当下,这一钢贸之都又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

钢贸危机

“钢贸大鳄”金型重工陷资金危机法院连发开庭公告

“北滘金型重工何老板被抓的事情在圈内比较大,我早就听说了,只不过现在被外界报道出来。”2月19日,广东省钢铁贸易商会一位知情人士对记者透露,春节前后,华南钢贸圈谈得最多的事,就是金型重工老板何健宏因欠债太多而资金断链一事。

危机早有征兆

根据金型重工官方网站介绍,该公司是一家集轧钢、锻造、热处理和深精加工模具钢为一体的大型民营科技集团企业,公司先后在昆山、余姚、武汉和黄岩四地开设了分公司,目标是创建全国一流模具扁钢生产基地,打造亚洲一流品牌。

金型重工所处的佛山顺德北滘镇虽然云集着碧桂园、美的等大集团,但金型重工仍曾居于北滘企业30强。金型重工实际控制人为何健宏,控制着金型重工、广东圣都模具股份有限公司和香港上市公司中国包装集团。

金型重工并非一夜之间倒下,细心的人可以发现,此前的种种迹象已经显示金型重工2013年下半年就已经到了风雨飘摇的地步。

2013年12月8日,何健宏控制下的中国包装集团发布公告称,集团收到若干声称债权人的通知和追讨信,要求公司作为若干公司所欠合共约8.42亿元人民币债项的担保人,须于2013年12月11日或之前结付其所声称债务。而荒谬的是,中国包装集团对所欠债务担保情况一无所知。

中国包装集团称,其并未批准及并未授权任何人士代表公司签订该声称担保,且之前从不知悉该担保的存在。

中国包装集团还表示,公司并未牵入有关诉讼,将待何健宏回香港时寻求澄清,并密切监察有关事宜。该公告使得公司股价当日大跌23%。

其后,在中国包装集团的公告中,此前由董事局主席何健宏签名的公告均由执行董事张展涛签名代替。2014年1月27日,中国包装集团宣称,鉴于何健宏自2013年11月起长期无故缺席,且一直未有就声称担保回应公司的查询,加上何健宏为申索的被告之一,董事会决定暂停何健宏担任的所有行政职务及职能。

公司或将重组

记者查阅顺德区人民法院官方网站发现,自2014年1月下旬以来,针对金型重工及其相关公司,以及何健宏的诉讼逐渐增多,几乎占据了“开庭公告”栏的半壁江山。相关法院公告显示,金型重工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和买卖合同纠纷等,原告包括中国银行[0.40% 资金 研报]顺德分行、工商银行[0.00% 资金 研报]佛山北滘支行、建设银行[-0.77% 资金 研报]顺德分行、广钢气体有限公司以及多位民间人士借贷纠纷。

“金型重工钢贸的事情这么大,我们当然知道了,”谈及金型重工事情,乐从一位钢贸商对记者表示,“主要是资金链断裂导致的问题,金型重工盘子很大,加上市场又不景气,如果市场好转些,银行不搞那么紧,应该可以慢慢填补窟窿继续运作的。”

2月20日,记者来到北滘镇三乐东路22号,金型重工总部的大楼新潮气派,厂区占地800余亩,办公大楼面前停着十几辆小车,门口的保安严密地注视着来往车辆和行人。

“公司已经重组变动了,何老板早就不在公司上班了。”金型重工保安对记者表示,不方便进入公司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相距不远的北滘镇三乐东路9号,掌管全镇工业行业管理的北滘镇经济和科技促进局。“李少玲局长不在,已经来过好几家媒体了,你们采访需要和政府党政办联系预约。”一位工作人员同样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如果走破产清算的道路,对银行、金型、广物是三败俱伤的局面。对于何健宏承担什么责任是另外一回事。我们政府的态度很明确,这是一种纯粹的市场行为,政府可以去协调相关部门,为重组创造一些条件,包括我们协调银行,成立了债权委员会,组织银行开了好几次协调会,坐下来,制定了工作守则。我们把工作交给了债权委员会,由顺德中国银行作为牵头行。”此前,北滘镇副镇长、经济促进局局长李少玲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金型重工的几个债权人希望重组金型重工。

现场调查

千家商户聚集乐从 钢贸之都日子难熬

珠三角地区是中国家电和汽车生产重地,有一大批用钢量较大的白色家电企业和汽车企业。

佛山市顺德区乐从镇新桂路与佛山一环交会处,是广东乃至华南地区主要钢铁集散地——乐从钢铁世界。目前,乐从钢铁世界占地约4000亩,年钢材贸易总量超2000万吨,成为目前中国规模最大,集钢贸、加工、仓储、物流配送及信息交流平台于一体的钢贸“航母”。据悉,该市场聚集了一千多家钢贸商户。

记者调查发现,这些商户的日子早已不复以往“囤货就能赚钱”的自在,而是呈现出异乎往年的艰难。

钢贸生意冷清异常

2月19日,记者走访了乐从钢铁世界。春节过后,乐从钢铁世界里的门店都已经开始营业,店门口贴上了红红的对联,预祝新的一年生意红火,宽阔的道路上卡车来回装运货物。

和其他地方一样,广东在春节后也经历了倒春寒,而乐从的钢贸市场也正如这天气般,乍暖还寒。生意较为冷清的门店员工索性生起了火,烤火取暖。

一家名为盈俊钢贸公司的老板李俊(化名)坐在店门前发呆,由于室外气温较低,他时不时抽根烟,搓搓手,两眼望着门外盼着买家上门。他主营用于消防、自来水等用途的钢管。

“前两年大家都觉得钢贸生意不好做,可是现在对比前两年感觉更难了。”李俊对记者表示,“尤其是去年农历十二月,往年年底的时候钢材卖得火爆,甚至都到钢厂里把库存抢光了,而去年年底货物挂牌后,买家连看的兴趣都没有,我们也没有去钢厂进货。”

实际上,由于需求不见好转,社会钢材库存从2013年农历十二月起到春节后就逐步攀升。

“需求迟迟不见好转,今年春节库存增加幅度比往年都大,加上原材料价格下跌,钢价失去支撑,2月份钢价恐持续低迷,难有反弹。”西本新干线钢材分析师邱跃成对记者表示。

“2013年好的时候一个月卖几百吨,可是今年,过完年到现在,累积起来几十吨都没有。”李俊说。

商户称同质化竞争严重

已经从事钢贸生意12年的李俊认为,目前钢贸生意难熬,除了市场低迷外,与这些年钢贸商膨胀式发展,造成激烈同质化竞争有较大关系。

“单就钢铁世界来说,一千多家钢贸商也太多了,甚至多过头了!”李俊感慨说,“你看走两步路就有一间门店,可能还是做相同钢材品种的,蛋糕还是那么大,主要是竞争者太多了。”

最让李俊怀念的是刚入行的2002年左右,那堪称是段日进斗金的岁月,“那时候做钢贸生意的少,同质化竞争也没这么激烈,只要和钢厂关系好,能拿到货囤着就能赚钱”。

“后来大家都听说钢贸生意利润高,大批资金涌入,再加上钢厂也逐渐做自己的销售渠道。”李俊对记者表示,“特别是钢企自身业绩不好,做下游销售更加卖力。”

一家名为金广恒钢贸公司的业务经理小王也对记者表示,“这几年钢贸生意很难做,整天钢价都是跌跌不休的感觉。过年之后生意都比较淡,公司都不敢怎么进货的。”该公司经营冷板、镀锌板,从韶钢和柳钢进货,小王认为钢贸行业竞争很激烈,做版型材的钢贸商太多。

随后,记者沿着乐从钢铁大道走,两位钢贸业务经理站在街边对来往卡车挥手招揽生意。

“老板看上午没啥生意,吃完午饭早早就出去找买家了,找类似于机械厂、家电企业之类的买家。”一家名为新铁钢贸公司的业务经理小李对记者表示,该钢贸商经营工字钢和角钢。

“现在卖一吨钢利润在200元左右,正常情况下没有200块钱一吨的利润哪里划得来?包括人工成本和租金,这里月租金平均都要60元/平方米。”小李告诉记者,“好的时候是2003年,一吨赚几千块钱,而现在价格倒挂,订货比现货市场都贵,即使钢厂给补贴也补不来差价。”

各方观点

钢贸圈变故频发 行业洗牌在即?

邻镇“钢贸大鳄”金型重工的危机,触动了乐从镇,也触动了整个华南钢贸圈。

2月23日,央视也对华东长三角最大的钢铁贸易商肖家守进行了报道,加上金型重工的变故,华南是否也会出现类似于长三角钢贸危机不断涌现现象?

华南钢贸圈VS华东钢贸圈

“钢贸行业出现一些老板突然跑路现象,这个有很多原因。”李俊对记者表示,“其实做钢贸生意要考虑很多成本,以材料成本为例,背了贷款的钢贸商,这批钢管货物进货每斤10元,现在市价跌到9元,钢贸商肯定不愿意亏本卖,但若是整年行情都较为低迷,到了年底,银行要求钢贸企业还款,而钢贸商货物因为是亏的,甚至没卖出去,根本就还不上钱,反而要银行继续贷款谋求好转”。

“除了与钢铁市场低迷有关系,材料、店面价格和人工成本等,一个因素有变化都有可能造成相关资金的紧张。”李俊分析道。

不过,对于近期各地爆发的钢贸危机,李俊认为乐从钢贸商中小型钢贸商居多,出现钢贸纠纷跑路的老板比例较小。

“乐从钢铁世界一千多家钢贸门市商,规模相对比较小,比如说我,从来没有贷过款,一般就是看菜吃饭,自己有多大资金就做多大生意,所以我做了快20年也没有出什么问题,更别说跑路了。”李俊表示。

“一般出事的钢贸老板都是规模大,不安分于做钢贸生意的。”李俊认为,“比如贷款了几个亿,不一定全部会投入到钢贸行业,比如可能分散投资到房产、保险等行业去,若是其中一个行业不好,都可能会拖垮钢贸商生意。”

“华南钢贸风险可能相对少一些,实际上很多钢贸商出事情并非是单纯做钢贸的,如果单纯把资金都投入钢贸这块,问题并不会太大。”西本新干线高级研究员也对记者表示。

“佛山这边的钢贸行业和上海那边的钢贸行业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广东钢铁贸易商会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这边经营钢贸生意的很多都是本地人,做钢贸时间较长,很多是中小型钢贸商,耐得住寂寞,以我的了解,这边的钢贸企业相对比较稳健。”

钢贸纠纷近尾声?

不过,近期各地银行收紧对钢贸行业贷款或使得钢贸行业面临新一轮洗牌。

据了解,钢贸行业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对资金流动性要求较高。“最近,我了解到的是银监会和商业银行等对钢贸行业都有所缩紧,可能和银根收紧也有较大关系,但我认为这导致加大了钢贸行业一些不必要的恐慌。”广东钢铁贸易商会知情人士表示。

“钢贸收紧信贷这块银行早就在做了,连肖家守这样的钢贸大佬都被起诉,我认为现在涉及到钢贸纠纷应该是逐渐接近尾声了,后面很难出现比这更加猛烈的钢贸纠纷了。”邱跃成称。

“实际上,去年每周都有钢贸商诉讼,而目前来说,钢贸商恐慌已经逐渐过去,”邱跃成表示,“未来行业可能会从前期的蓬勃发展逐渐进入一个萎缩期,一些抗风险能力差的钢贸商逐步退出这个行业,整个行业活跃度、关注度都会降低,也会使得行业秩序更加规范些。”

积分入户深圳

液压废纸打包机

仔猪苗

芳纶橡胶垫片